WENDY祎诺prprprprp

「We can't get any better than this,
    You stolen me with your perfect kiss,
    And I know I know I know,
    You're who I've waited for. 」
                     —Perfect kiss · Marie Hines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昨天晚上停电接着烛光摸黑画了一张草稿不好看别介意,这首歌很适合带入崽儿给壳儿唱,非常好听了,这个歌手也推给你们

【胖雨】终点旅途 05【科幻,au】

羽太不得了不得了,坐等

千羽海神:

   今日依旧有更新掉落。


* 科幻au,胖儿有特殊能力。


* 主线胖雨,副线旭航、鹏程等,不多。主要是dds。


* 细节。




————正文————




Chapter 5


 


吃饱喝足,樊振东瘫在了桌椅上。肚子已经很涨了,他觉得回得到宿舍已经是很神奇的事情了。大家说不想回宿舍了,因为明天周末,大家约好去城里看看电影,樊振东却说不行,得回宿舍。


 


“干嘛回宿舍啊,都快12点了。”尹航喝了不少酒,有些醉醺醺的,指着差不多11点的钟硬说12点。


 


“11点。”樊振东的酒量算是不错的,在这一群人里面。面前的这一群人都瘫倒了,徐晨皓扒着朱霖峰的衣服,被打醉拳的朱霖峰一脚踢下了沙发,尹航靠着宋旭晕晕乎乎,程靖淇和范胜鹏早就不知道去哪了,梁靖崑在厕所拍着正抱着马桶狂吐的王楚钦的背。“你们都在这,乖,哪都别去听见没。”


 


“真要走……嗝,走啊。”尹航似乎睁不开眼睛。


 


“走啦,我回去没事的。”樊振东虽然觉得有些晕,但是还是看得清眼前的路的。他把徐晨皓重新搬上了沙发,蠕动的几个人都安置好地方,然后在一群醉得东倒西歪的家伙的欢送声中出了门。


 


夜晚的海阳城,风刮得挺大。樊振东从程靖淇的家回到学校要步行15分钟,一路上他都能听到被风刮得沙沙作响的树叶碰撞声。城里主要的繁华地区都在城东,他们所处的城西夜晚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人在街上走动,尤其是满城都贴着寻人启事的时候。


 


“海阳这几年,不算平安。”他记得第一天来到学校时,张继科和他说过的话。


 


风吹得他的大脑有些清醒,他走在街上,散着酒气,脑子因为酒精的作用开始飞速运作着。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超出了他以前所学到过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根本不会存在的。单是时间倒流这个东西,就值得他去好好思考一番。


 


时间可以被拉长,可以被折叠,但是却永远也不可能被倒流。这个道理,记载在所有的物理学教科书里,成为了这个世界赖以构成的自然规律的基石之一。


 


但是现在,他居然可以时间倒流?


 


樊振东还是觉得很荒谬。这是科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景吧,男主人公是拥有奇异技能的人,只是小时候他不知道,长大了天缘巧合,他被点开了技能树,于是走上了另一种人生,左拥右抱什么的。


 


啊不是,那是修仙武术类小说才会有的剧本吧。


 


路灯投下晕黄的光圈,樊振东停在了一盏路灯之下,抬头看了看路灯柱子,柱子上贴着一张周恺的寻人启事。突发奇想,他突然想试试看,自己的技能,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伸手撕掉了那张寻人启事。纸张很容易就被撕坏了,然后他一放手,纸张就被风刮走了。


 


他伸出手,尝试集中精神。


 


刮到他脸上的风那一瞬间静止了,随后开始往后退。那种被人按下了后退键的感觉再次来了,那张纸以超级慢的速度往他的手里飞过来,然后又慢慢地贴回那根柱子上。当他放下手,那张被撕坏的纸又原封不动地回到了原处,好好地,似乎刚才的撕坏根本没有发生。


 


妈呀,简直逆天。


 


难道真的拿错了剧本?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突然,一个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转过头,只见街道的不远处,靠近学校门口的地方,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揪着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的衣领道。


 


樊振东连忙走过去,发现那个男人似乎穿着他们学校的保安制服,看起来应该是学校保安的人。那个学生,正是今天在男卫生间想刺死那个男孩的学生。


 


“你tm管我!”学生奋力挣扎着,“你不知道我们施氏家族在这里的势力吗?我tm有的是钱,这间学校还是我们家资助的!“学生看起来家里挺有钱的,施氏家族,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了樊振东的脑海里。


 


“你有钱但是也不代表你可以在学校胡作非为!”男人一拳把学生打倒在地。“我还就告诉你了,你要敢再继续骚扰我儿子,还有把那些东西带进海阳,我保证,你们施家,不会有好日子过!”


 


说完那男人也不理会在地上打滚的学生,径直地走了。


 


看来男人和他儿子也是被这个学生带着的东西纠缠的受害者啊。樊振东想,毕竟之前就是知道这个学生貌似把一些不应该出现在学校这个地方的东西带进了学校。


 


“喂,你!”那个学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那个学生注意到他了,恶狠狠地爬起来,往他冲过来。樊振东猝不及防被他推倒了在地上,摔得酒一下子就醒了一半。


 


“就是你这混蛋坏我好事!”学生的拳头一下子糊到了他的脸上,他连忙出手还击,那个学生被他一推,又倒在了地上。


 


“讲道理,今天是你先动手的,刀是不能带进学校的你不是不知道吧?”樊振东试图讲道理,但是在暴怒的人面前还是拳头比较实在。


 


“这学校我家赞助建起来的!”那学生吼着,被樊振东锤了几拳,然后他们扭打在了一起,樊振东的衣服都被他扯烂了,对方也都有了伤痕,樊振东被踢了一脚,疼痛从肚子里传导到全身,让他几乎跪倒。


 


正在这时,他的身后突然投射来了一道强烈的光线,正在往他冲过来的学生的脸被一照,连忙捂住了眼睛离他远了一点。然后,樊振东的身后一股强烈的气流卷过来,他一转过头,刚好看见一辆皮卡猛地在离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处刹住了车,车门弹开,今天看见的那个卫生间里的男孩大吼道:“赶紧上车!”


 


樊振东回过神来,在那个学生反应过来之前,爆发出了极其惊人的速度,狂奔上车然后关上了门。那个学生只来得及冲过来狠狠地撞了门一下——反而帮助樊振东关严实了门。接着,车子轮胎发出刺耳的刮擦地面声,车一下子飚出好几米远,随即扬长而去。


 


“你怎么也惹上了他——”上车之后的樊振东惊魂未定,旁边的男孩发问到一半,看见了他之后惊讶道:“是你?”


 


“是我……”樊振东无奈地笑了笑。他身上的衣服被刮烂了,Rain字几乎被扯掉,脸上身上全是尘土。


 


“你是……樊振东?”男孩似乎不敢确定,小心翼翼地问了出来。


 


“我——是。”樊振东也有些惊讶,今天他并没有告诉男孩他的名字,他也忘了问男孩的名字,虽然当时,他觉得男孩的样子有些熟悉。他只是,想不起来了。


 


那个男孩好像,给了他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果然是你!小胖!”一声熟悉的呼唤,那音调,唤醒了沉睡在他记忆深处的一段回忆,脑子里自动搜索出了那个人的声影,在脑海中播放。他终于想起来了,那个人,还有那一声“小胖!”


 


“雨……雨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听到程靖淇提到“雨哥下次也请过来吧。”之后,觉得那个称呼那么熟悉了。


 


他叫了雨哥,叫了十年啊。


 


“周雨?!”没过几秒钟,他便回忆起了小时候的那个身影。“住在我隔壁,落日街10号的周雨,雨哥???”他惊喜道。


 


“是的,现在我搬到了升岩街住了。”周雨大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我就觉得你很眼熟,但是怎么也想不起来,回到家看到了家里你和我的合照,我才想起来,你就是隔壁家的小胖儿啊!”


 


他忍不住也跟着绽开笑颜。“是啊,我现在,还被人叫小胖呢。”


 


“真的,前几天大驴跟我说有个新转学生外号叫小胖的,我还以为是重名儿呢。”周雨把着方向盘往右转,转出了海阳城西,往城东的居民区而去。


 


“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周雨突然转过头来问他。樊振东的眼睛里,似乎出现了两个周雨,一个年幼时看见的,向他伸出一只手,把他拉起来的小哥哥周雨,一个是现在在开着车的,身上穿着黑色夹克和一条牛仔裤的,笑得带着一些沧桑和忧郁的周雨。


 


一个没注意,就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大概,有九年了吧。”樊振东说道。九年时间过去了,一切,都变了。


 


“你还记得啊,当初一声不吭地走了。”周雨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转过头看向前方马路,不再看着他。


 


“对不起……”樊振东低下头,当初,是他做得不对。周雨照顾了他好多年,结果父母搬走的那一天,他都没有和周雨好好告别。“雨哥,是我不对……我没有告诉你。”


 


“你可以和我说一声的。”周雨轻轻地说道。“九年了,一封信,一个电话,都没有。”


 


车里一阵难耐的沉默。樊振东当年走得真的很急,半夜就被父母从床上叫起,他擦着眼睛看着父母把衣柜里的衣服还有藏在家里不知道什么地方的钱包什么的一扫而空,随后被拉上了车,几乎是急速地逃离了海阳。他之后问过父母,为什么当年要走得那么急。


 


但是正如现在笼罩着一片谜云的海阳一样,所有的问题,都没有得到一个答案。


 


何况,知道答案的人,已经在一次车祸中离开了他,留下了他一个人。


 


“你爸你妈呢?你现在住哪?在学校是吧?要去哪,我送你回去。”周雨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住学校呢,你送我回学校就行。我爸妈,”他顿了顿,还是说出了真相。“他们不在了。”


 


父母不在自己身边,当年他还会哭着抓着皓哥找爸爸妈妈,现在,他已经长大,长大到明白父母已经永远不可能回到自己的身边,以后的路,还得他自己走。


 


“他们已经不在了。”樊振东喃喃道。转过头,看向窗外。海平面处有些许细微灯火,应该是渔船在海上捕鱼的灯光。城里已经开始被深夜的寂静笼罩,街上再没有多少人,他们的车子在马路上开着,似乎不知道要开到什么地方去。


 


“他们……”周雨似乎在斟酌着用词,过了一会,周雨放弃了:“对不起,小胖,我……不知道。”


 


“没事。雨哥,你不知道。”樊振东回答。“当是,我们扯平了。”


 


“嗯。无论如何,你又回来了,哥很高兴。”周雨伸过手来,摸着他的头,像小时候那样子一样。“来哥家里玩儿吧,别回学校了。”


 


“啊?这样?”樊振东有些惊讶。


 


“有啥问题,小时候我家和你家几乎都没有区别啊。”周雨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我还算是看着你长大的呢。”


 


“没,没啥。”樊振东轻轻地笑了,父母的离世带来的忧郁,在他的心里已经日渐淡忘。他只会偶尔在孤独到撑不住的时候,拿出来让自己哭出来,然后擦干眼泪,继续往前走。现在,又一个童年时陪伴着自己的人出现了,他的心里,慢慢地溢出了温暖。


 


怪不得,看到这个男孩的时候,会感觉到温暖呢。


 


他稍微挪动了一下身子,让自己在副驾驶位做得更舒服一些,接着车子颠簸了一下,后座的什么东西掉了,发出了纸张撒落地面的哗啦啦的声音。


 


他转过头,看见的是一地的寻人启事,还有装在箱子里的印刷好的一摞摞寻人启事。


 


“雨哥?”周雨听见了他的问话,转过头看他,又顺着他的眼光看向后座。


 


“哦,那是我贴的。”原来,贴满全城的寻人启事,是周雨贴的。


 


“周恺,是我弟弟。”周雨脸上再度覆满乌云。“他失踪有好几个月了,差不多一年了。”


 


 “所有人都告诉我,他死了,别再找了。”


 


“我不信,他是我弟弟,我绝不会放弃他。”周雨说着,手握紧方向盘的关节处泛起了白。


 


樊振东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伸手握住周雨的手臂,期望自己的体温,能够给对方带来些许安慰。


 


“海阳这几年,的确不太平安。”张继科的声音,再次回响在樊振东的脑海中。这座海滨小城,似乎并没有它现在看上去的那样,平静而安宁。



抗噪声训练(微獒龙)

哈哈哈嘻死我了,太太了不得

宝宝和崽崽:

[抗噪声训练]
“见龙怂”是老张拥有的一项优良品质。
私以为我龙这种冰雪聪明灵光四射妩媚动人的男青年,如果不拿老张的女粉丝梗怼他,简直对不起自己梗王的人设。
希望老张从此伤痛退散,平安喜乐无病无灾——一个迷妹的微小的心愿。
[迷妹另外的心愿是有生之年能见到奶狗子重现人间]
[但是由于这个心愿太不现实就不许了]
[大黑你还我奶狗子]
[嘤嘤嘤]

“张继科!加油!!加油!!!张继科!!!!!”
女粉丝们撕心裂肺的叫声山呼海啸般回荡在球馆里,格外炸裂。
老张从高强度的一对二训练里直起身喘口气,抬眼看向空无一人的看台,一张胡子拉碴的糙黑的脸上陷入了空寂的沉思。
某一脸呆萌的有高富帅梦想的国乒怼王幽幽飘过来趴在老张耳边讲了一句话,刚要幽幽飘走就被老张一把薅了回来开始抽打。
怼王饶是被抽打嘴依旧硬,凄惨的吼叫声在“人声”鼎沸的球馆里坚挺地划出一丝存在感,“哎不是科儿哥我哪说错了这不就是跟闹鬼似的吗你他妈打我你讲不讲道理……”
老张停了一下,冷笑着拎起他直直冲他的耳边吼回去,“你哥打你什么时候他妈讲过道理?!”
然后抽打得更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推着墩布收集球路过的龙队眼见肖门内讧,呲着两颗门牙笑得含蓄而欢乐,像个成了精的大鼹鼠。
这一笑却救了方博一命。老张抬眼瞥见他大牙笑得晃眼,顿时放了方博指着高音喇叭扯着嗓子冲龙队叫唤,“龙你笑啥!就跟那儿没有喊你的似的!!”
龙队依旧一脸山花烂漫的微笑,用一种冲山那边朋友喊话的高昂的语调侧耳朵冲老张喊道,“你——说——啥——我——听——不——见——”
喊完就果断地转身推球走开,留下老张在后面愤怒地踢桌角,“气我就气我!卖什么萌!!卖什么萌!!!”
刘国正的愤怒的咆哮从后面响起来,“个兔崽子你小心你的脚!他妈的脚不要了?!”

拼死累活两个小时,头顶的高音喇叭终于安静了下来,老张跟条垂头耷脑的大土狗似的站在场边被蔡振华刘国梁秦志戬刘国正围了一圈,进行4v1的友好交流,耳朵里嗡嗡的。
刘国梁看他情绪不高,以为熊孩子身体又要闹毛病了,颇有点紧张地抬手背在他脸上试试温度,“哪儿又不舒服了?”
老张耷拉着眼皮,掏掏耳朵,“没。”想了想又说,“耳朵不舒服。”
在场的四位都本着舐犊情深的心态把笑生憋了回去。
老蔡拍拍他湿涝涝的肩膀,操着一口慢悠悠的南方普通话安慰他说常规抗噪声训练嘛适应一下不要有抵触情绪你看队友都适应得蛮好嘛云云。
老张点头点得诚恳说蔡局我知道了我一定努力训练,心里一直在操来操去,心说他们适应的是好啊敢情叫的不是他们当听不见就行了,操他妈的我这边打着球三百六十度环绕叫魂,还不是在现场打球的时候我打一个叫一次,闹不闹人暂且不提好歹算个现场回应,妈的放这个录音没有一声喊在点上,想个球路激燎一声张继科,发个球又激燎一声张继科,简直他妈要萎了我操。
见四位家长都讲完话了,老张点点头耷拉着脑袋刚要走,又被刘国梁叫住了。
刘国梁一脸促狭地指指他那伤脚,“当心你那蹄子啊,你那好几百万小媳妇们都哭着喊着跟我要个说法呢,别让爸爸我让儿媳妇给撕巴了。”
老张的黑脸上浮现一丝红,心说我他妈招谁惹谁了,球好长得帅怪我咯。

球场边上蔫巴巴地瘫了一大片,犹如大型摆尸现场。老张跨过了几个兄弟的尸体一屁股坐在龙队的对面,却见湿嗒嗒的像个水耗子似的龙队懒洋洋地冲躺尸的兄弟们递了个眼神,然后几条尸体慢条斯理地诈尸起来,娘们唧唧地捏着兰花指拢在嘴边捏着嗓子有气无力地娇嗲地喊道,“张继科~~~加油~~~张继科~~~要健康~~~~张继科~~~~我爱你~~~~~”
老张气得目瞪狗呆,直翻白眼,白白的眼仁衬着黑漆漆的脸,黑白分明。
龙队吸吸吸地笑起来,“宝宝健康了么?开心了么?”
老张锉着后槽牙暗自运气,脸色黑里透红。
龙队就看着他,吸吸吸吸。
“……崽崽涨能耐了是吧崽崽。”老张憋了半天,恶向胆边生,心说谁他妈还没被小丫头片子取过几个恶心巴拉的外号啊,大不了刚正面,论恶心谁怕谁。
想着又指指门外,一脸人贩子般的阴险笑容,“小龙崽儿啊,知道外面有多少人想偷崽儿吗?再不乖把你给卖了。”
龙队一撇嘴,挑挑淡得看不见的眉毛,斜眼看他。
老张一脸贱招地看回去。
旁边兄弟眼见大佬互怼,憋笑憋得脑门冒青筋。
就在气氛陷入僵持,两位大佬十分幼稚地用眼神较劲的时候,许大蟒眼神迷离地插了一嘴,“老张你客气了,论被偷风险最高的还是你,你看你一出门那呼啦一堆小姑娘哎呦喂恨不得把你给抱回家去……你听我句劝,别留着胡茬了,没有毛用,就你这样的纹身美黑一脸胡茬一身腱子肉都挡不住人姑娘在网上喊宝宝,要是想不当宝宝那你只能给自己脸上招呼硫酸了……”
没等老张反应,方博先竖起了大拇指,“昕爷,我发现我小瞧你了——我以前以为你眼盲心不盲,今天我才知道你丫心瞎到了找死的地步……哎,科哥,下手轻点,关怀残疾人……不不不别猴子摘桃回头姚彦飙了手撕你你不一定抗得住……”
许大蟒被老张活生生折叠成了一条蛇,呲牙咧嘴吱哇乱叫不忘怼方博,“我他妈待会要是能全乎着回来我第一个操了你不枉你一片好心!!!”
方博一脸严肃,“那怎么好意思呢人姚彦都摆明讲我是情敌了。”
许大蟒被老张揍的哭唧唧地骂着操你妈,老张困眼一瞪大蟒赶紧叫唤说我骂的是方博方博方博!
老张冷笑一声,继续慢条斯理地揍他。
龙队带着小弟们瘫成一片,带笑看。
笑得满面桃花开。
年画般的祥和与喜庆。
大蟒哭着说老张你他妈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明明我师兄带人怼你在先你个怂货除了叫人崽崽屁都他妈不敢放就知道揍我还他妈说给我练柔韧性你个棒槌好意思跟我提柔韧性,我操操操疼啊哥……
终于大蟒忍无可忍手忙脚乱扑腾着开始反抗,一双脚瞎他妈蹬。龙队本来瘫着欣赏黑狗咬废蛇,突然坐起来一伸手把大蟒那只乱蹬的蹄子抄住了。
大蟒一瞬间懵逼,紧接着秦老师的咆哮远远地传了过来,“许昕你个傻逼兔崽子当心点别蹬了他的脚!继科你就瞎他妈得瑟!蹄子还他妈要不要!不要剁了喂狗!!”
大蟒委屈巴巴地坐起来,小声嘟囔说狗才他妈不吃狗爪子呢。

高音喇叭丝丝拉拉地响了起来,看了一场好戏的小青年们纷纷如丧考妣地站起来,到各自球桌前站好,然后山呼海啸般的打call又汹涌地灌满了场馆。
小青年们满脸跑眉毛地对着眼神,纷纷用眼神交流着“满场打call声与科哥黧黑的脸色更配”。
老张拿着拍子无语问苍天,龙队蹦蹦跳跳地从他身后经过,捏着嗓子也学了一句,“张继科,加油!”
老张磨磨牙想做一个愤怒的表情,却没忍住先笑了起来。
“卖萌犯规啊,龙。”

最近尬的小大头,也是很可爱了(不是我不听课,是我实在太无聊了,毕竟头哥辣么可爱是吧)

老师太棒了抱住不撒手啊啊(抱紧)

满头官司:

细节不可考。

这次集体搞事,目测人员最多的一次了。

可喜可贺,队伍在不断壮大。



把线条小修了一下,不知道效果如何...论如何选择滤镜,需要一个好记性然鹅我并没有....回头再修下吧。感觉会跟滚雪球一样...奔向未知的效果.....

我大概是死了,时隔一个星期才发大图让大家久等了,期中考试没考好只能面临周六之前不能玩手机的悲剧,但是搞事不会停止,热爱生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笑而不语)

隔绝了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我打是不知道的,我的图能放出来不被老粉拦截也是很棒了,过一会我再发大图吧,感谢各位太太不辞辛劳的工作,搞事小组超可爱了(托脸)

民主和谐画手卖棉裤小号:

每一个画手的心房里都装着一颗搞事的心。

这次,画手们尬了什么画呢???

Boom~沙卡拉卡!那就是制服!!play???

画手们都勤勤恳恳的完成了~非常棒!鼓起双脚。

这次还有神秘画手出现,大家可以猜猜她是谁哦,哈哈


照例~晚些时候画手们也会在自己的主页放大图哟!


最最后,加入棉裤裙吗?加入立送青岛啤酒!快拿起手中的电话吧,只要998俏皮画手带回家~


终有一天,你会身着西装带国出征
终有一天,你会身着西装,参加颁奖盛典
终有一天,你会身着西装迎接喜爱的女孩
这一天终会来临,但在这之前,愿你不忘初心,奋力向前
愿荣光终降于身,待成王加冕之时
(反正越画越不像就是了,超喜欢头哥的背头了)

还有彩蛋???在大佬的包围中瑟瑟

民主和谐画手卖棉裤小号:

爱獒龙爱周董爱周董和龙巨星黏糊糊的声线!

画手们在尬画时候都在听什么呢???

一整周都能在画手群听到

”画还没动笔,歌倒是唱顺溜“的声音,大概这些歌都要被拉入黑名单了吧嘻嘻

晚些时候画手们也会在自己的主页放大图哦么么哒

我抽到千里之外的其实是内心是奔溃的,因为我根本不晓得怎么搞,经历完期中考试的折磨我大概是死了,我大概是顶着死线完成的,没有构图,没有效果相素差搞了搞滤镜,色彩死了,但是第一次画完衣服比较完整獒龙我也是很开心了,在大佬的包围中瑟瑟,希望有人会喜欢